湖北生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正文

部分基层干部视低保金为唐僧肉 虚报冒领花样百出

2019-09-04 12:01来源:http://omandu.com 标签: 专题 湖北新闻 湖北要闻

  强化镇村干部的日常监督是遏制低保乱象的重要举措。福建省三明市纪委监委推行“五必”住村工作法,要求基层纪检干部每月至少在村里住上两天,对村里低保户、贫困户、老党员等五类对象进行百分之百走访。同时,把监察职能向基层延伸,全市1919个村居配齐村级纪检委员,强化对公职人员的日常监督。在低保金发放过程中,该市实行月初公示,月中上报,月底下拨机制,每月底各乡镇干部按照花名册逐户走访核查低保金到账情况。

  低保金是贫困群众的“活命钱”,是维持生活的最基本保障。但在有些人眼里,低保金竟然成了一块大肥肉。笔者在基层调查时发现,低保变“关系保”“人情保”“权力保”的情况接连发生,更有个别基层干部打着惠民便民的“幌子”,在低保金发放时“趁火打劫”,这些手握“微权力”的基层干部在入户走访、审查核实低保户申请材料中,通过骗取、侵吞、截留等方式拿走群众“活命钱”,鹌鹑嗉里寻豌豆,鸡脚杆上硬刮油,手段不断翻新,其危害不容小觑。

楼市“金九”能出手吗?多地利率上调 贷款或持续收紧

  低保金是贫困群众的“活命钱”,是他们维持生活的最基本保障。但个别手握“微权力”的基层干部却视其为“唐僧肉”——

河南省汝南县纪检监察干部(左)向群众了解低保金发放情况。 付华 摄

河南省汝南县纪检监察干部(左)向群众了解低保金发放情况。 付华 摄

  多领少付、隐瞒死亡低保户骗取低保金,有的基层干部采取掩人耳目等手段在低保金发放上中饱私囊。2018年10月,吉林省长春市纪委监委通报了6起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作风问题,其中一起是2002年至2017年,九台区上河湾镇福林村原村委会委员兼出纳报账员塔常范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多领少付、隐瞒死亡低保五保人员信息等手段,贪污低保救助金、五保救助金14.1万元。

  低保金不容骗取侵吞

  低保金是民生款,更是不能触碰的高压线。近年来,随着中央脱贫攻坚力度的加大,国家的低保政策不断完善,低保数额也在持续增加。据民政部新闻发言人称,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农村低保对象3519.7万人,农村低保标准达到4833元/人/年。为推动低保金一分一厘地发到低保户手中,纪检监察机关始终瞪大眼睛、拉长耳朵,强化民生领域监督执纪问责。但现实中,却有人依然“贼心”不死、频频伸出“黑手”。

  虚报冒领 花样百出


  人为设障碍、使绊子,是变相贪占低保金的方式之一。一些基层干部利用手中“微权力”软硬兼施,不给钱不办低保,寻找各种理由拒绝为符合条件的贫困群众申请救助。2018年1月,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石家咀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石生富与其他村组干部一起,除了截留五保资金1.76万元用于发放村干部补贴外,还在低保评定时优亲厚友,违规为村干部亲属办理低保。尤其是对多次申请低保的村民周某某等人以指标不足为借口不予办理。最终,石生富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被依法罢免村委会主任职务。

  发挥利剑作用,推进市县巡察向村居延伸,是保证国家低保政策落地见效的有效方式。通过巡察村居工作,深入了解低保金发放中存在的问题,对手续不严格,程序不规范的,发现一起严查一起,着力打通巡视巡察向基层和群众身边延伸的“最后一公里”,发现并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石顺江 沈昌培 丁静和)

  从“心”入手 多管齐下

  此外,一些基层干部钻监管漏洞,以低保退出机制相要挟,逼迫低保户就范,有钱没钱都得“主动”“进贡”。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灰古镇民政所原所长徐丽,把为民办证当作印钞机,对符合低保条件的,吃拿卡要,不请吃不给办;对明知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收到好处费后违规给予办理。就连女儿结婚生子都不放过捞取好处的机会,给经手办理过的低保户、五保户等服务对象一一打电话,让其参加宴席付礼金。

  伪造虚假信息、冒名签字领取低保金,这是骗取低保金惯用的手段。前不久,天津市纪委监委通报了北辰区北仓镇政府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赵国庆(已退休)虚报冒领低保金问题。2008年5月至2013年6月,赵国庆利用负责低保金发放的职务便利,通过伪造签字、虚报隐瞒等手段,冒领26名低保户的低保金8244元用于个人消费。2018年8月被降低退休待遇,违纪资金已被追缴。

  村镇干部权力集中是造成低保乱象的重要原因。作为党联系群众的纽带,村镇干部是党的惠民政策的宣传者、执行者,长时间与低保对象、五保对象、遭遇大病或自然灾害的群众打交道,拥有着优抚、救济、救助对象的审核上报及资金管理发放等工作便利,极易在部分群众头脑中形成“权力崇拜”。没得到的想得到,得到的怕失去,为村镇干部利用手中权力索要“好处费”搞“潜规则”提供了温床。例如,辽宁省丹东凤城市边门镇卜家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卜凤举,2007年至2015年,8年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违规认定低保、五保受助对象,并收受他人好处费。仅凭手中小小权力“理直气壮”地损害群众利益,破坏社会公平。

飓风“多里安”在巴哈马致5人死亡 部分建筑损毁

两高:高考、考研、公务员考试组织作弊最高可判七年

湖北发布“产业地图” 十大重点产业这样布局

  村镇干部自身素质参差不齐是造成低保乱象的主观因素。一些村镇干部由于受年龄、教育、党性修养、宗旨意识、自律能力等综合素质限制,面对低保金等诸多利益诱惑时,私心作祟、私欲作怪,极易将党和国家好政策变为个人兜里的“私货”,把低保金当做送人情、获私利的工具,走上不按程序办的“歪路子”,破坏良好社会风气,严重啃食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低保金上乱揩油,“活命钱”上乱伸手,好处费上乱张嘴,“雁过拔毛”,“乱敲竹杠”,繁杂多样的“微腐败”是农村发展的一颗毒瘤,影响着基层的政治生态。

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名单出炉 两家鄂企上榜

编辑:湖北生活网 作者:湖北生活网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